设为首页
 新  闻: 头条 要闻 政府资讯 华文出版 国际出版 数字出版 集团频道 传媒频道 版权频道 科研频道
 资讯库: 书业资讯 出版统计 出版人物 出版法规 出版名录 出版标准 出版知识 专业考试 畅销排行
 社  区: 热点聚焦 专题集锦 社区首页 博客专区 论坛专区 视频专区 网上调查 在线直播 嘉宾访谈
  首页 >> 政府频道 >> 图片新闻  >> 正文

中小学课本出版与时俱进 电子课本兴起

  原标题:中小学课本: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

  

  1958年5月,叶圣陶在河北涿鹿调研时,在师范学校和中小学教师亲切交谈。  

   

  新中国成立之后出版的第一套小学国语课本(小学版1952年改称语文)。人教社供图

  中小学课本因与千万儿童紧密相连而广受社会关注。新中国成立65年来,中小学课本编写出版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单一到多元、从本土制造到中外“合资”的发展过程。65年来,中小学课本在一代代编写者、出版者、使用者的努力创新和实践中与时俱进。面对《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的采访,讲述者们表达着各自的感受,向我们描绘出一幅中小学课本与时代共进步的缩略图。

  中小学课本装帧也能获奖

  9月24日,第八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优秀作品展在北京服装学院创新园举行。参展的获奖图书中,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第十一套义务教育教科书》,作为新中国装帧出版史上首次荣获书籍设计艺术金奖的教科书,受到参观者瞩目。

  从来与装帧设计评奖无缘的中小学教科书也能获奖了,而且是被书籍设计界、印刷界及出版材料界视为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最高奖项。这一消息在中小学课本使用者中引起轰动。广西柳州市弯塘路小学数学教师罗静评价道:“与以往人教版教科书相比,《第十一套义务教育教科书》构图更加美观,特别是插图,每张图都结合具体的教学情境,精当贴切。很多插图提供的情境还具有连续性或故事情节,增强了课本对学生的吸引力。”

  而身为第八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评委的符晓笛则认为,书籍不仅要有功能性,还要有审美性。“以往的教科书多偏重内容而忽视审美。这套教科书让我们在审美中享受到了阅读的快乐,并展现出内容与形式和谐统一的‘书籍之美’。”

  国文课本改称语文课本

  其实,中小学课本首次荣获装帧设计大奖,仅是新中国中小学课本编写出版史上与时俱进的一个案例。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小学课本编写出版就呈现出与时代共进步的特点。以《语文》课本为例,今天手捧《语文》课本的中小学生们可能不知道,将“国文”改称“语文”,正是始于新中国首部全国通用课本《初级中学语文课本》的出版。

  据叶圣陶研究专家、《叶圣陶全传》作者商金林介绍,当时为了迅速替代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旧课本,在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副署长、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叶圣陶支持下,人教社以解放区课本为基础,改编、出版了新中国成立后全国中学和师范学校使用的第一套语文通用课本——《初级中学语文课本》。

  谈及将国文改称语文的因由,商金林说,《初级中学语文课本》为6册,其中第一册于1950年5月初编竣。1950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编审局的文字显示:“语文教学应该包括听话、说话、阅读、写作四项。因此,这套课本不再用‘国文’或‘国语’的旧名称,改成《语文》课本。”

  点评新中国版小学《语文》课本,商金林说,封面体现的是升国旗、唱国歌仪式,庄严的场面把今人一下子带到了那个欣欣向荣的新中国初期。如果将封面与课文配合在一起看,是有利于发展学生的观察力、记忆力、想象力和创造力的。

  中外合编英语课本

  与《语文》课本相比,《英语》课本的出现迟后了6年。1956年以前的新中国还没有全国通用的中小学英语课本。据人教社英语编辑室副主任张献臣介绍,当时是各地自行决定采用英语课本。有的学校采用经过修订的新中国成立前出版的英语课本,有的地区则是自编课本。直到1956年,全国响应“向科学进军”的口号,人教社委托北京外国语学院编写了初中和高中两套英语课本,首套全国通用的英语课本因此诞生。


  时光回到上世纪80年代。让那个时代读高中的学生记忆深刻的是——高考中的英语考试。当时在辽宁读高中的李先生说,1980年他参加高考时,英语科目考试虽是百分的卷子,但仅按30分折算。而相比之下,那个时代出生的孩子则幸运了许多,因为“80后”一代上初中时,我国的英语课本出版已进入多样化时代,而这个阶段最大的特点是——“中外合编”英语课本。


  如今已为人父母的“80后”普遍对初中《英语》课本中韩梅梅、李雷、Jim、Lily、Lucy等中外小伙伴一起说英语的场景有着深刻记忆。殊不知,这套课本恰恰是中外合资的出版成果——它由联合国计划开发署资助,由人教社与英国朗文出版公司合作编写,是我国第一套与外国出版公司合作编写的中学英语课本。


  对于这次尝试,张献臣认为,它一度改变了此前学生的“聋哑英语”学习局面。对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特别是听、说能力有明显提高。同时,该套课本首次引入当时国际上比较流行的交际教学思想,对于我国外语教学起了很大推动作用。


  政治课本变得“好读了”


  如果说英语课本力争让学生敢张嘴说英语,那么政治课本的悄然变化也让现在的中小学生颇有感触。今年9月刚上高中的吴浩同学对记者说,他一直打怵的政治课本变得好读了,因为此前在他的印象中,政治课只有“死记硬背”。


  使用者的这种评价,用江苏教育出版社总编辑王瑞书的话说,是政治课本接地气了。记者了解到,在教材出版多元化政策背景下,人民教育出版社、江苏教育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广东教育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编写出版的政治课本都在发生着“接地气”的变化:一方面让政治课本努力实现生活主题、学科知识、价值观三者有机结合;另一方面努力为所有学生终身发展打造基础,促使学生发掘各自潜力。


  对此,有人形象地把中学政治课本比喻为厨师做菜,力求做到“色、香、味”俱佳。对于如何做到色香味俱佳,人教社政治思想编辑室编辑李天琦的解释是,“色”,即外部形式新颖,吸引人;“香”,即要让学生兴味盎然,“入心”“入耳”;“味”,即高质量,让学生品味后感到有深度和内涵,回味无穷。“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编写出版宗旨,政治课不再是一门让学生打怵的学科。”北京工艺美院附中教政治课的崔老师说。


  电子课本与纸质课本分割天下


  “阿姨,我用iPad上课,做数学作业速度快多了。”“阿姨,我用iPad上课,我可以像作曲家那样作曲啦。”“阿姨,iPad可以帮我背单词。”这是记者2012年12月26日在北京市丰台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采访时,与几名四年级学生的对话。